2010年5月24日 星期一

阿白的照片

阿白是隻很獨立,不煩人又忠心的好狗。高興的時候,看起來臉會笑。
有一年來福被遺棄一段時間,不過日後他自己走回徐州大學,同行的就是小白。
小白生活在男四與院區,但是是睡在行政大樓的底層通風口。
我在徐州大學用肉包、飼料以及同學的剩飯養了她兩三年,只要我上課她都會
走進教室,然後窩在講台旁邊睡覺。
有一年青年節放假,我到徐州大學看她,當我開車想回家時,她竟然追出校門,
我一時心軟,把她載到華欣(當時在信義路上)檢查健康狀態,發覺她有嚴重
的心絲蟲,醫師說如果不醫活不了多久。雖然當時我的經濟狀態不是很好,在
復興南路上一個月花兩萬多租了一間二十餘坪大的房子住(同時也被江王兩人
當成約會的地點使用),要養狗的話必須養在陽台,而且夏天要遭受樓下冷氣
機的熱浪襲擊。不過,咬牙醫了,再加上小白在徐州大學已經懷過兩胎,不能
再讓她繼續生活在那種環境,所以最後還是收養了她。
之後,又收養了阿弟,舉家遷往山上,小白終於有了一個較為舒適的生活環境。
在家養了八年,小白終於還是因為心絲蟲的母蟲屍體塞住了心室,右心室肥大,
進而影響到腹腔諸內臟的機能。雖然不斷醫治,但最終還是走了。
現在正安息在我從書房看得到的地方,每天陪著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