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0年5月24日 星期一

阿弟的照片

阿弟是隻脾氣很壞,我行我素的狗。但我愛他,他也愛我。 
我住在復興南路時,每晚會帶阿白去成功國宅散步。有天 
阿弟出現了,還和大家玩在一起。 
當晚大家都回家了,我和阿弟說,你如果要和我一起生活 
那就和我一起走,不料他真的就跟著回家了。 
比起阿白,阿弟幸福多了。陽台的日子只過了半年,我就 
買了山上的房子,舉家遷到鳥不生蛋的深山裡面。 
我和阿弟一起生活了十一年,最後他是心臟衰竭死亡的。 
那天颳著颱風,深夜十二點五分,阿弟在我和我太太的撫 
摸下,嚥下了最後的一口氣。當晚我眼淚流不停,十一年 
來的總總,一一浮現腦海,清晨六點,冒著風雨,將阿弟 
安葬在小白旁邊。 
阿弟是有同性戀傾向的男生,我為了他收養了一隻社區的 
流浪犬阿黑。阿弟走了兩年了,阿黑也已經八歲,還交了 
個女朋友,整天只想要到女友家玩,不願呆在家裡。 
想到當年我不顧阿黑性向硬要他陪阿弟,真的是很慚愧。 
我侵犯了狗權。我懺悔。但是阿黑實在是很過分。 

圖片是阿弟與他最喜歡玩的網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