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8月8日 星期六

論性道德的刑法規制


我覺得我寫的不錯,但是很少被引用,
原因可能在於這篇文章是刊登在連圖書館
都不願意典藏的雜誌上。
當然,也有可能讀者根本不能理解為何我會
從資本主義觀察性現象。真的很可惜。
寫這篇文章時,正值空軍一號在寫碩士論文,
我和他說你盡量使用這篇文章,雖然還沒發表,
我不會介意你借用我的概念。
沒想到他真的用了。
哦,我到底欠了空軍一號多少的債?
其實,空軍一號欠我以及當年的馮姓家童很多。
猶記當年,我出國九天,馮姓家童到山上替我看狗,
在沒有交通工具的情況下,他僅能靠同學開車上山補給。
一夥人在徐州路等空軍一號的車子,不料他在接到
補給士的同時,因為接獲女友的電話,說要他送個CD,
竟然把補給士放在徐州路,而開車到天母服務女友。
當然,馮姓家童挨餓了一整天,當然那個女友,不是
空軍一號的現任老婆。
雖然空軍一號很有名,還上過報紙,但是我是個很寬厚的人,
不會把他的真實姓名公佈。